见顶的ChatGPT?

有分析称,ChatGPT未来的增长可能依赖于对大模型的独占,预计Sora和GPT-5将在该平台上首发,从而带来下一波增长。

ChatGPT的访问量增长陷入停滞。

2023年初,ChatGPT以其惊人的用户增长速度成为全球焦点,短短两个月内用户数量突破1亿大关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一增长势头似乎已经放缓。

最新的数据显示,ChatGPT在过去一年中访问量的增长陷入了停滞。

见顶的ChatGPT?

去年,随着LLaMA 1的发布,Meta的估值一度暴涨8300亿美元,这一开源大型语言模型(LLM)的出现标志着ChatGPT的顶峰,紧接着是首个达到GPT3水平的“足够好”的开源大语言模型LLMs,以及在7月推出的Llama 2,都为ChatGPT带来了几波访问高峰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ChatGPT的声誉受到了一些挑战:包括对其系统提示的持续指责、“变懒”的修复以及新的功能问题。与此同时,竞争对手如Claude 3和Gemini Pro 1.5等新兴AI平台正在提供更长的上下文长度和更好的记忆功能,加剧了市场竞争。

LLaMa 1的主要开发者Guillame Lample离职,并在9月以Mistral 7B项目成为开源AI界的新领军人物,紧接着在12月NeurIPS大会前发布了Mixtral。

进入2024年,在1月份的沉寂后,人们取消ChatGPT订阅时能获得成百上千的点赞,对全新GPTs的信任水平跌至历史低点。

AI的增长点变了?

实际上,过去一年中,AI的增长点可能已经转向其他领域。

随着AI初创企业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AI的应用场景不断细分——提供更优的用户界面选项(如IDE和图像/文件编辑器)、更好的原生集成,更强的隐私和企业防护以及更细致的控制权限(GPTs的默认RAG配置过于简单且不可调整)。

可以发现,AI盈利的途径有两种:“捆绑”与“解绑”AI能力。

具体而言,以OpenAI为首的企业通过捆绑代表通用人工智能(AGI)的能力获胜,另一方面,初创企业可以利用OpenAI的API建设自己的应用并从中获益。

OpenAI在“捆绑”AGI能力方面取得了成功,但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垂直化初创公司“解绑”的压力。例如,Klarna将ChatGPT集成到其应用中,展示了OpenAI API在垂直领域的影响力。尽管OpenAI可以从ChatGPT的RLHF数据中进行训练,但随着流量向外部迁移,其训练数据的获取可能会受到影响,开源模型的可替代性也在增加。

此外,这些初创公司们还致力于提供比标准ChatGPT界面和工具更好的用户体验。这些公司在用户界面、本地集成、隐私保护和细粒度控制等方面进行了创新,以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。

OpenAI最近推出的GPT商店可能是对垂直化需求的一种回应——与其离开平台四处订阅服务,不如留在ChatGPT,一次性支付,让OpenAI将收入分配给GPT创作者。不过,GPT创作者也找到了新的盈利方式:仅在ChatGPT中发布“轻量版”产品,作为引流到主平台的手段。

有媒体观点认为,在游戏机行业,“独占游戏产权”往往是促使消费者购买的关键因素。类似地,ChatGPT的未来增长也可能依赖于平台独占模型预计Sora和GPT-5的公开发布将首先在ChatGPT上亮相,这可能会推动下一波需求和用户的增长。

本文作者:李笑寅 来源:硬AI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yczs.top/?p=1

(3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AdminAdmin
上一篇 2024年 3月 28日 下午7:42
下一篇 2024年 3月 26日 下午1:1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评论列表(1条)

  • 一位WordPress评论者
    一位WordPress评论者 2024年 3月 12日 上午12:01

    您好,这是一条评论。若需要审核、编辑或删除评论,请访问仪表盘的评论界面。评论者头像来自 Gravatar